龐溟 經濟學博士、華興證券(香港)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

6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召開季度例會。在會議通稿中明確指出,要健全市場化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優化存款利率監管,調整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確定方式,繼續釋放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改革潛力,推動實際貸款利率進一步降低。

自2019年8月人民銀行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以來,伴隨着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漸進式推進,LPR由報價行在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上,參考各行自身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加點報出,錨定LPR的貸款利率市場化水平明顯提高,人民銀行通過利率市場化改革降低貸款實際利率的方法取得良好效果。改革以來,LPR報價逐步下行,已成為銀行貸款利率定價的主要參考,並已內化到銀行內部資金轉移定價中,打開了銀行資產端信貸定價空間,增強了銀行市場化定價能力及風險識別能力,打破了原有的貸款利率隱性下限,有效疏通了貨幣政策傳導渠道。

LPR助存息市場化改革

另一方面,LPR的改革完善也有效地推動了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進程。自2015年10月以來,雖然存款基準利率未作調整,但存款利率的上下限均已放開,銀行實際執行的存款利率可自主浮動定價。貨幣政策向存款利率的傳導效率已有所提高,通過LPR改革促進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的任務也已取得重要進展。

在新冠疫情影響下,有關部門多次強調要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2020年上半年,人民銀行通過降低MLF和LPR等方式降低企業貸款利率;2020年下半年,MLF和LPR保持不變,但人民銀行通過窗口指導、創新政策工具等方式進一步降低企業貸款利率約3個基點,大力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和整頓互聯網存款,並繼續通過借貸便利類工具、定向降準、抵押補充貸款、定向再貸款、再貼現等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向特定金融機構、行業或領域精準投放流動性,促進金融資源更多流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不過在2021年一季度,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甚至小幅反彈了2個基點至4.63%,説明在存款利率的剛性約束和相關傳導機制不暢順下,壓降融資成本的難度依然較大。

按銀行實力差異化管理

特別地,由於2021年部分按揭貸款開始重新定價拉低了利率水平,疊加房地產貸款集中度要求、經營貸流向調查等監管動態下信貸結構持續調整增加了銀行資產端壓力,一季度商業銀行淨息差繼續壓降至2.07%,中小銀行淨息差壓力尤其大,城商行和農商行淨息差已達歷史低位,阻礙了貸款利率進一步下行。正因如此,有關方面近期開始進一步推動存款利率定價改革,優化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將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為在存款基準利率基礎上加上一定基點確定,逐步向貸款定價方式靠攏,按照銀行類別實行差異化管理,其中四大國有銀行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大額存單基點上限分別為10個、50個和60個基點,國有四大行之外的銀行基點上限分別為20個、75個和80個基點。

可以説,人民銀行將在保留存款基準利率壓艙石作用的基礎上,加強利率自律機制管理,以加點形式確定上限來温和地促進存款利率跟隨貸款利率小步跟進,避免長端利率調整幅度過大,並破除銀行的存款利率剛性和存款成本剛性,從源頭上減輕銀行高息攬儲的動機和負債剛性的壓力。我們認為,存款利率上限在存款利率定價機制改革後將會「有升有降」,預計四大國有銀行大部分期限的存款利率上限將普遍降低;其他銀行1年期及以下存款及大額存單利率上限可能會抬升,但中長期限存款利率上限有望降低,且期限越長降幅可能越明顯。

四大行存息降幅料較大

我們估計,存款利率總體上將不同幅度地下降,特別是四大國有銀行存款利率上限降幅將比其他銀行更大,既有利於銀行去槓桿和調節利率期限結構失衡,又有利於銀行提升自我定價權和繼續向實體經濟讓利。從1996年6月放開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開始,到2015年放開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中國利率市場化改革歷時近20年才初步完成。但存貸款基準利率的保留,導致存貸款基準利率和市場利率並存的「利率雙軌」局面依然存在。我們認為,存款利率自律機制的優化和存款利率的市場化,是利率並軌進程和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必經階段。有關方面將推出更多的改革舉措,繼續促進和強化政策利率、市場利率與存貸款利率之間的傳導和聯動,進一步優化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和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並引導實際貸款利率、資產端利率和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