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在安徽合肥延喬路路牌下自發獻上鮮花。 作者供圖

趙鵬飛

這幾日,安徽合肥一條名叫延喬路的路牌下,堆滿了鮮花,紛至沓來的人羣,不斷在這塊路牌下駐足致敬。延喬路得名於陳延年、陳喬年兩位烈士的名字。他們是陳獨秀的長子和次子,投身革命後,先後犧牲於29歲和26歲。得益於央視熱播劇《覺醒年代》,這兩兄弟鮮為人知的革命者經歷,讓更多人知曉。安徽合肥是陳氏兄弟家鄉的省會城市,這條路名傳遞的意義寄託的哀思,終於沒有被埋沒。路牌下的鮮花叢裏,有人在卡片上寫下了這樣的句子︰「所有的幸福都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如果沒有那一定是有人替你承受了這些代價。」「延喬路雖短,但繁華大道很長,我們必將繼承你們的遺志,建設中國!」「你從安徽安慶走出,將革命的光輝灑向全國,毅然轉身走進了無邊的孤寂。」

張桂梅老師纏滿膠布的雙手,連日來也再次引發內地社交媒體上廣泛的關注。就是這雙因為傷痛纏滿了膠布的雙手,剛剛從國家主席習近平手中接過了沉甸甸的「七一勳章」。帶着滿手的膠布,張桂梅又和這個國家的多位平凡英雄,跟現任及前任國家領導人一起登上了天安門城樓,參加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大會。患有多種疾病的鄉村女教師張桂梅,雖然自己無兒無女,卻是許多學生的「媽媽」。在她多年的努力和堅持之下,全國第一所免費女子高中得以建立,約2,000名山村裏的女生,在這裏延續學業入讀大學,從此徹底改變了命運。張桂梅的理想很樸素,「我體會得到,一個受教育的女性,能阻斷貧窮的代際傳遞」。

一個國家不會隨隨便便就能獲得成功,必定有無數默默為之付出的人,長年累月為之添磚加瓦奮力拚搏。藉着建黨百年的契機,許多為國家為民族前途命運,作出過巨大犧牲和奉獻的無名烈士、英雄、功臣,正在被愈來愈多的年輕人所認識。英雄是最好的人生榜樣,尤其是從普通生活中脱穎而出的平凡英雄,他們在平淡的工作中,煥發出的人性光芒,起到的示範效應格外強大。

正當舉國上下還沉浸在對英雄人物的欽佩和崇敬的濃厚情緒之中時,香港卻發生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

剛剛過去的7月1日,在人來人往的銅鑼灣繁華街頭,有人預謀持刀襲擊警務人員後,即刻畏罪自殺。這樣極具恐怖主義色彩的暴力行為,無論放在哪個社會,都是在赤裸裸挑戰法治和文明的底線,理應遭到全體民眾的譴責。震碎三觀的是,這名嫌犯居然被人歌頌成「英雄」、「烈士」,除了在網絡上對其美化和「悼念」之外,竟然還有為人父母者,帶着不諳世事的無辜孩童,前去案發現場為嫌犯「獻花」。諸如此類的舉動,不僅玷污「英雄」、「烈士」稱號,甚至也侮辱了「獻花」這一飽含深情的行為。

一座城市要建立起安全有序的秩序,實在太不容易了。但是要破壞和摧毀,往往只需要編造一段別有用心的謠言,就能收到蠱惑人心的效果。此前的所謂「爆眼少女」、「8·31太子站冤魂」,就是靠着精心編撰的虛假資訊,製造聳人聽聞的謠言,肆意抹黑一直形象良好的香港警察。這次對銅鑼灣襲警兇徒「讚美歌頌」背後包藏的禍港之心,不由得讓人為香港捏一把冷汗。

因為,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開,毫無下線可言的魑魅魍魎,必定會讓這顆「東方之珠」再次蒙上恐怖的陰影。